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下化萬歲堡:北魏孝文帝行“狩禮”之地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20-03-12

吳曉征

萬歲堡位于河津下化鄉碗窩自然村西長梁上,西臨黃河,南北兩邊皆深溝,于長梁中間突起一個圓形的土丘,面積有四五畝大。下面不遠處的懸崖絕壁上是禹王洞,上下三層。再下為黃河石門,當地人叫這塊地為“城壕”。其東南為倚梯故城,直線距離僅兩三千米。

萬歲堡地面開闊,形勢險要,據高扼守,四野直視無阻,是理想的防御之地。其始建于何時,誰人所建,至今未見詳細記載。不過,乾隆版《鄉寧縣志》上錄有一首前人留下的詩可以佐證:

君王舉狩禮,千乘萬騎來。

云日咸瞻矣,河山亦壯哉。

百年文運洽,九月孝治開。

不見江南史,更衣助國哀。

由此推斷,萬歲堡北魏時期已有,且魏孝文帝曾在此舉行過巡狩之禮。

據唐朝地理志書《元和郡縣圖志》記載,“倚梯故城,在縣西南一百五十里。壘石為之,東北兩面據嶺臨谷,西南兩面俯眺黃河,懸崖絕壁百余尺,其西南角即龍門上口也,以城在高嶺,非倚梯不得上,因以為名。中有禹廟。后魏孝文帝西巡,至此立碑,碑今現在”。查閱相關史料,北魏太和二十一年(497年)夏四月,魏孝文帝北巡至龍門,以牛、羊、豕三牲全備祭祀大禹,命修禹廟,這也算是國祭了。

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對河津的記載還有三處:

“龍門關,在縣西北二十二里。”

“大禹祠,在縣西二十五里龍門山上。隋末摧毀,貞觀九年奉敕更令修理。”

“高祖神堯皇帝廟,在禹廟西南絕頂之上,畫行幸儀衛之像,蓋義寧初義旗至此也。”

據此推斷,魏孝文帝祭祀大禹的地方并非現禹門口的大禹廟,而是龍門山上的大禹祠,且唐高祖李淵的神堯皇帝廟距此不遠。

另據民國版《鄉寧縣志》雜記類中記載:“萬歲堡,山多荊棘,皆直而無鉤。相傳明末李自成過此,荊棘鉤破其衣,呵之曰:同是荊棘,何曲而不伸也?自后荊棘皆直。殊不經也!”

筆者百度“狩禮”一詞,其中清華大學歷史系博士生牛敬飛的博士論文《五岳祭祀演變考論》中這樣說:

開皇十五年(595年),隋文帝至泰山行巡狩之禮,其禮制為:“為壇,如南郊,又壝外為柴壇,飾神廟,展宮懸于庭。為埋坎二,于南門外。又陳樂設位于青帝壇,如南郊。帝服袞冕,乘金輅,備法駕而行。禮畢,遂詣青帝壇而祭焉。”

大業四年(608年),隋煬帝北巡恒山,行巡狩之禮,“其禮頗采高祖拜岱宗儀,增置二壇,命道士女官數十人,于壝中設醮”。

大業十年(614年)煬帝“過祀華岳,筑場于廟側”。史臣評煬帝禮恒山、華岳為不經之禮:“事乃不經,蓋非有司之定禮也”(以上俱見《禮儀志》)。

巡狩之禮源自《尚書》,秦皇漢武曾因模仿上古帝王巡狩山川而聞名,但此二帝巡狩或未有定制。至東漢章帝,“巡狩”為白虎觀會議之重要議題,事后不久,元和二年(85年)章帝即巡狩東方,“幸太山,柴告岱宗”(《后漢書·章帝紀》),之后安帝亦行之。秦漢時代,泰山封禪禮風靡一時;進入東漢,儒學昌明,故此時有經學依據的“巡狩”之禮為朝廷注意。漢武帝議封禪時儒生即提出據《尚書》《周官》制禮;鄭玄解釋三禮曾用“天子巡狩禮”(《毛詩正義》),王應麟以該禮為漢代之逸禮(《玉海》卷39),漢人解經若有所本,則可判定至少至東漢中期,朝廷已據禮經定巡狩之禮。

《白虎通》引《尚書》,指出巡狩至于五岳,須在五岳祭天。東漢以降,華夏分裂,再無帝王于五岳行巡狩祭天之禮,直至隋朝統一,隋文帝才勉強為之。現就隋文帝巡狩禮做出解析。首先,巡狩禮地點在山下岳廟附近,而非山頂,此即區別于封禪禮。其次,巡狩有祭天柴壇。《白虎通》:“巡狩必祭天,何本?巡狩為祭天告至,《尚書》曰‘東巡狩至于岱宗柴’也”。此是漢人宗上古巡狩祭天之事;《禮記》“天子適四方,先柴”鄭玄注:“所到必先燔柴有事于上帝也”(《十三經注疏》),此是漢人理解周代巡狩。由此可知漢人欲復巡狩當有燔柴告天之禮。隋行巡狩立柴壇當本于此。

再次,隋代巡狩禮最具特色的便是仿南郊修青帝壇,此壇為祭祀中心。隋制為何要修壇祭祀?東漢章帝巡狩時“有黃鵠三十從西南來,經祠壇上”(《后漢書·章帝紀》),這是漢代巡狩禮殘留之吉光片羽,其經中古戰亂至隋代早已不存,故尋修壇源頭只得再從禮經入手。

而唐代天子巡狩禮是這樣的。《新唐書·禮樂志四》:“天子將巡狩,告于其方之州曰:‘皇帝以某月于某巡狩,各修乃守,考乃職事,敢不敬戒,國有常刑。’將發,告于圓丘。前一日,皇帝齋如郊祀。告昊天上帝,又告于太廟、社稷。具大駕鹵簿。所過州、縣,刺史、令候于境,通事……”

北魏巡狩禮與隋唐是否一致,作為非專業人士,筆者不敢妄自揣測。

魏孝文帝雖是馬上皇帝,但也是有名的改革家。他尊崇儒家,推廣漢化,使鮮卑經濟、文化、社會、政治、軍事等方面得到了快速發展,有效緩解了民族隔閡,推動了北方民族大融合的進程。

近幾年,筆者曾數次到萬歲堡一帶考察,目測長梁東西足有千米,寬約四五百米。當年大禹祠是否在此建設,只是猜測而已。1942年,日軍占領龍門山時,曾在萬歲堡上修有炮樓,目前足跡尚存。

對于萬歲堡,筆者仍覺神秘,這里曾經發生過什么,這里還隱藏有多少秘密,仍需有識之士深入研究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河北十一选五专家推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彩控 新版幸运飞艇app官方下载 江苏快3预测号一定牛 彩票北京pk拾是官方开的吗 正规的股票交易平台 山东群英会破解方法 福彩排列7开奖 深圳风采怎样才算中奖 幸运飞艇全球统一开奖靠谱吗 明天股票大盘分析*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开奖 七星彩app 广东36选7好彩3玩法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 深圳福彩中福在线 北京彩票快3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