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敬一亭:運城人文承傳之物證

來源:運城晚報發布者:張建群時間:2020-03-10

無疑,敬一亭是運城歷史上值得記憶的一筆。

據《明史》記載,明嘉靖五年(1526)“頒御制《敬一箴》于學宮”。《敬一箴》是嘉靖帝撰寫的一篇箴言,要求天下恪守孔子的圣人之道。各地學宮紛紛將這篇箴言刻成石碑,建亭供奉,所建之亭遂稱“敬一亭”,成為文廟標志性建筑。

說到運城文廟,其位于老運城中學東南。根據原河東博物館老館長楊明珠先生珍藏的清乾隆版的《解州全志》記載,運城文廟當時建筑從北至南分別有敬一亭、明倫堂、大成殿、戟門、萬世師表牌坊與太和元氣坊。在這一組建筑的兩旁還分列有:鄉賢祠與名宦祠、西廂、東廂等建筑。

如果說,運城文廟與全國的文廟一樣,只是人們為了尊師重教、樹立教育的楷模,讓鄉賢與名宦的榜樣力量在一座城市代代相傳,讓他們的精神與品格滋養這座城市的后來者,涵養一種道德力量的話,那么,作為運城文廟,它又與其他地區的文廟有些不同。

這種不同來自于明代晚期,家住運城的一位名宦曹于汴。史載:曹于汴(1558~1634),字自梁,一字貞予,解州安邑(今山西省運城市)人。他自幼聰穎,入學潛心,尤長理學,因家事寒微,為生活計,曾任西席教師十年有余;后來以鄉試第一名的成績考中舉人,又中進士,受到朝廷重用。他為人耿直,直言敢諫,深受皇帝器重。

要說曹于汴的政績,扳倒權監魏忠賢不可不講。崇禎帝未即皇位時就厭惡太監,待魏忠賢的黨羽滿朝堂,走狗滿天下,生祠全中國,逆跡逐漸暴露以后,他對宦官閹黨之流更加深惡痛絕。所以他一上臺,為了徹底肅清這些敗類,就授曹于汴為左都御使。曹于汴建議朝廷以“贊導、擁戴、頌美、諂附”四條罪狀,對魏忠賢之流進行嚴格審查,舉國上下和宮廷內外,一齊動手,幾天功夫,261名罪犯全部落網。魏忠賢在從安徽鳳陽皇陵往京都解押途中的阜城畏罪自殺,朝廷內外的狐群狗黨,基本歸盡。除掉了宦官閹黨,曹于汴已是75歲高齡,在風云變幻的年代里,在奸賊不絕、諍臣受壓的朝廷里,幾經宦海沉浮,已垂垂老矣,所以他力請告老還鄉。

曹于汴家居期間,專心致志,嘔心瀝血著作《共發篇》《仰節堂集》和《安邑縣志》。崇禎七年(1634)卒,年77歲。曹于汴逝世后,崇禎帝表示震悼,追贈“太子太保”,并派鴻臚寺遣使致祭,撫恤優厚。

曹于汴不僅有功于朝,還是明一代著名的廉吏。母親去世后,他回鄉安葬,地方官吏和鄉紳紛紛前往,可是曹于汴卻深居簡出,不收禮,不待客,拒收一切禮品。告老還鄉后,他在運城文廟隔壁他家祠堂里(現運城中學校址)創辦了一所“宏運書院”。他的浩然正氣和高風亮節贏得了鄉里的敬仰,故人們給他家大門上掛了一塊匾,上書“大德望曹”。而這座宏運書院與運城文廟在一起,為運城培養了不少莘莘學子。

從乾隆年間的《解州全志》圖可知,宏運書院與文廟毗鄰,其主要建筑有崇圣祠、教授署、訓導署、儒學、德配天地牌坊、尊經閣等。當然,還有不少教室。有些老房子一直留存到新中國成立以后。據運城日報社老總編王雪樵先生介紹,那些舊房子里,曾經住過原運城地區文工團的人。

記者當年采訪與文廟、宏運書院相鄰的鼓樓巷時也了解到,當年,蒲劇五大名演之一閆逢春先生曾在鼓樓巷內居住過。后來,鼓樓巷在舊城區改造中拆除了,但可以想象,舊時,那里既有書院,又有文廟,確實是老運城的文化教育中心。

上世紀70年代末,隨著社會的發展,文廟與書院的老房子均已破舊不堪,先是老運城師范在其中存續過一段時間,后來,運城師范搬走后,運城中學又以其為校址。

近代百年間,從老運城師范及運城中學走出了無數學子,他們有的在政界出人頭地,有的在軍界頗有影響,還有的是馳名全國的畫家,為運城、山西乃至全國作出了應有的貢獻。運城的人文血脈通過一代代人的努力,得以存續與綿延。

讓我們來看一組名字,僅選一些近當代人們熟知的人物,他們是: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崔光祖、全國著名畫家邵仲節、中國解放軍后勤總部某部原副部長戴清民、原運城地區教育局局長蕭理斌。他們當年都是從運城師范、運城中學老校走出來的,將自己在學校所學,在人生之路上綻放。

1978年,在拆除運城文廟與宏運書院的一些舊房時,適逢運城地區博物館成立,時任館長吳鈞提出,可將文廟的敬一亭移建至博物館大門處,一來可以節省建設博物館的費用,二來亦可保存敬一亭的一些舊物。

于是,敬一亭便從文廟舊址移至博物館大門處。歲月更替,人事變動,博物館遷至新址,大門卻留下來了,成為紅旗東街上的一道人文風景。

據河東博物館老館長、文博館員楊明珠介紹,老博物館大門上的牌匾為松木質地,上面原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彭真同志書寫的“河東博物館”五個大字。當年,從運城走出去的不少老領導,如:姬鵬飛、李雪峰、程子華、柴澤民等,都曾經為運城題寫過書法作品,其中還有一份陸定一同志的題詞,老博物館中均曾有收藏。

早春的運城,陽光和暖。老博物館大門上的“敬一亭”三個大字在春陽的照耀下顯得格外醒目。

在高樓林立的運城市區,多的是現代城市的氣息與樣貌,因而當偶有紅墻碧瓦的建筑映入眼簾,常常有些奇貨可居的欣喜。比如,在運城紅旗東街有一處頗有古意的小亭,便十分吸引人們的注意。

此前,亭子所在是河東博物館的大門,后來改為市文化和旅游局辦公場所。前幾日,路過那個古色古香的大門,再仰頭望去,只見亭下牌匾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“敬一亭”。于是,傳說中,原在運城文廟的敬一亭浮出水面,與它在一起的歷史片斷也漸次來到我們面前。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河北十一选五专家推 彩吧3d图谜第四版 星力捕鱼平台手机版 南京好运麻将正版 舟山体彩飞鱼 乐乐安徽麻将电玩之家 1分11选5_[官网首页]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浙江体彩6十l开奖号码 广西麻将打烂胡牌图片 快乐赛车计划 p2p网贷理财平台 哈灵上海麻将安卓下载 快乐扑克3开奖山东 qq麻将怎么开二人房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 捕鱼达人4无限内购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