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鉤沉>

稷山板棗傳說與《述異記》故事考

來源:運城晚報發布者:時間:2020-03-04

□楊繼紅

▲稷山唐代板棗樹 (資料圖)

稷山板棗是河東歷史名產。目前,在稷山縣姚村有幾顆唐代棗樹,堪稱稷山板棗之樹祖。由此可見,稷山板棗的栽培,至晚也源于唐代。

最近,筆者查閱相關資料,也結合當地一些故事,對有關其傳說史料進行梳理如下。

相傳,很久以前,稷山縣有個村莊,村名叫路村,位于呂梁山腳下。村里有個老實憨厚的青年小伙子,名叫板兒,父母早亡,家里很窮,靠上山打柴維持生活。

一天,板兒拿著繩子、扁擔、斧子上山去砍柴,當他爬上山頂的時候看見有兩個人坐在一塊大青石上正在下棋。這兩個人正是呂梁山的山神,一個呂大仙,一個梁大仙,住在呂梁山最南端的黃華峪口右主峰下的石山里,板兒當然不會知道。他一個人常年在深山里打柴,覺得孤苦伶仃。今天,能有兩個人在山頂上下棋,真是不可多得。于是,板兒便把繩、擔、斧子扔在一旁,坐在大石頭上,看起下棋來。

這兩個山神在這一盤棋的時間里,分吃了三顆板棗,并將棗核吐在身后地上,板兒便順手從地上揀起,下意識地放在嘴里吞了這三個棗核。

當這兩個山神收拾棋子要走的時候,板兒才想起他還沒有打下柴。當他轉過身拿繩擔和斧子的時候,他才發現他的繩和擔早都腐爛了,斧把也腐爛了,斧頭成了一堆鐵銹。板兒驚慌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這兩個山神看著板兒不解的樣子,心里覺得好笑,告訴他說:他倆的一盤棋下了三年時間,他倆三年分吃三顆板棗,板兒吞了三顆板棗核就會力大無窮。如果把呂梁山上所有的樹木捆成一捆還不夠板兒一個人扛呢,以后再不用發愁日子難過了。板兒這才恍然大悟。這兩個山神臨走時還送給板兒一本書,并告訴他在最困難的時候翻看,自有妙用,但在平常是不能隨便亂翻的。板兒得了仙書喜出望外地回到家里。

三年不住人的家,已經是破爛不堪。板兒也顧不上收拾房子,懷著好奇心坐在燈下翻著書。他剛小聲地念了“天兵天將……”幾個字,頓時,赤面獠牙、身著盔甲、持槍握劍的天兵天將站得屋里、院里、房上到處都是,并大聲喝到:“叫俺有何事干?”原來這是一本調遣天兵天將的天書,板兒吃驚不解,急忙吸口氣說:“呂梁山上拔棗樹。”天兵天將又吼道;“拔下棗樹哪里栽?”板兒回答道:“陶梁姚村胡家莊。”霎時,天兵天將不見了。

第二天,人們發現呂梁山上的大小棗樹都不見了,陶村、姚村、胡家莊幾個村的地里長滿了棗樹,結出了又圓又大的紅棗。人們非常感激板兒,就稱稷山棗為“板棗”。

凡是讀過中國古典短篇小說的人,就會發現有許多關于“爛柯”這種類型的故事,“柯”是斧子的把柄。故事的內容為:某個朝代的某某人遇到神異事件或人,在一個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過了幾年好日子,其實人間已不知不覺過了幾十年、幾百年,等他回到現實中才發現朝代都變了。

據南北朝時期任昉的《述異記》一書記載:“晉王質入山采樵,見二童子對弈。童子與質一物,如棗核,食之不饑。局終,童子指示曰:汝柯爛矣。質歸鄉里,已及百歲。”關于《述異記》一書,又有祖沖之所撰之說。任昉,字彥升,南朝梁樂安博昌(今山東壽光)人,歷仕宋、齊、梁三朝。《述異記》《宋史·藝文志》著錄二卷,題任昉撰。祖沖之,字文遠,南齊范陽薊(今北京大興)人,官至長水校尉。他在數學、歷法等方面均有很高的成就。所撰《述異記》《隋書·經籍志》著錄十卷,已散佚。魯迅《古小說鉤沉》有輯本。此故事出自誰家版本,因沒有查閱《古小說鉤沉》,不可隨意下結論。但是,歷朝歷代記載王質爛柯的文章很多,下面選摘部分。

其一,東晉虞喜在穆帝永和年間作的《志林》:“信安山有石室,王質入其室,見二童子對弈,看之。局未終,視其所執伐薪柯已爛朽,遂歸,鄉里已非矣。”寥寥數語,把人物、事物、前因后果交代得清清楚楚。簡練的文字中,又蘊藏豐富的意味,讓人回味無窮,遐想不已。《晉書》根據虞喜的記載略記為,“王質入山斫木,見二童圍棋。坐觀之,及起,斧柯已爛矣。”

其二,北魏孝文帝時,酈道元在《水經注》卷四十《浙江水》引《東陽記》中云:“信安縣有懸室坂,晉中朝時,有民王質,伐木至石室中,見童子四人彈琴而歌,質因留,倚柯聽之。童子以一物如棗核與質,質含之便不復饑。俄頃,童子曰:‘其歸!’承聲而去,斧柯崔然爛盡。既歸,質去家已數十年,親情凋落,無復向時比矣。”這記載較之虞喜所述,不同點甚多。酈道元的記述很具體、生動,但很顯然,酈道元是北方人,所聞有異。虞喜是浙江余姚人,所述也早。應該說,虞喜的敘述更為妥當。

其三,南朝梁人任昉的《述異記》另一版本載:“信安郡石室山,晉時樵者王質伐木至。見童子數人棋而歌,質因聽之。童子以一物于質,如棗核,質含之不覺饑。俄頃,童子謂曰,‘何不去?’質起視,斧柯爛盡,既歸,無復時人。”

其四,《隋書·經籍志》載篇名為《洞仙傳》中稱:“王質,東陽人(信安當時為東陽郡所轄)也,入山伐木,遇見石室中有數童子圍棋歌笑。質置斧柯觀之。童子以一物如棗核與質,令含咽其汁,便不覺饑渴。童子云,‘汝來已久,可還。’質取斧,柯已爛盡,質便歸家計已數百年。”

其五,宋慶元年間,祝穆《方輿勝覽》在說到衢州爛柯山時寫道:“晉樵者王質入山,忽見橋下二童子對弈,以所持斧置坐而觀。童子指示之曰:‘汝斧柯爛矣!’質歸,見鄉閭已及百歲云。”另有張君房所編著的《云航七鑒》等,也記載了此事。

其六,明代記王質爛柯的文章較多,如寥用賓的《尚友錄》、胡翰的《青霞洞天游記》、留文溟的《爛柯山記》等。明萬歷年間,國子祭酒蕭良有在《龍文鞭影》中寫道:“晉王質,衢州人,入山伐木至石室,見二童子圍棋,質置斧觀之,童子以物如棗核與質,含之得不饑。比還,斧柯已爛。至家已數百年,親舊無復存者。后復入山得道。人往往見之,因名其山曰‘爛柯山’。”

其七,清初蔡方炳《增訂文輿記》載:“衢州府山川:爛柯山,府城南,一名石室,道書謂青霞第八洞天。晉樵者王質入山,見二童子對弈。質置斧而觀,童子與質一物如棗核,食之不饑。局終,示質曰:‘汝斧柯爛矣!’質歸家已百歲。”

另外,余鈺、劉兆元、王觀文、周鴻、顧元熙的《龍見壺稿》《滌襟樓》《宜園小品》《芥園文集》《蘭因館稿》等書中均有爛柯山王質觀弈之事的專著。民國十年六月出版的《中國人名大詞典》載:“王質,衢州人。入山伐木,至石室中,見二童子圍棋,質置斧觀之。童子以物如棗核與質食之,便不覺饑渴。童子曰,‘汝來已久,可還。’質取斧柯爛已盡。亟歸家,已數百年,親舊無復存者。復入山得道。”

中國豐富的歷史文化,影響了一代又一代,烙印在人們的生產生活之中。其實,稷山棗的傳說,遠沒有稷山板棗的歷史悠久,影響深遠。人們認可的是無與倫比的稷山棗的味道與品質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河北十一选五专家推 掘金vs马刺 日本人对av女优的看法 一本道 夏川 泷川华音在线播放 股票投资报告 000977浪潮信息股吧 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 广东十一选五任1计 宁夏推倒胡麻将 皮皮四川麻将下载 姬野爱护士ol 快播一本道素人娘 乌鲁木齐小姐服务 波克城市麻将外挂 混合过关 淘宝快3